首页 > 日志 > 随心所遇 > 剪一缕冬阳

剪一缕冬阳

        流年的雨敲打着纱窗,和着淡淡的薄寒,飘洒在冷冷的天宇。心微凉,情慵懒,一缕倦意袭上心头,冬的寒寂渐深,心有点飘浮,犹如飘荡在浩渺虚空宇宙中的一片孤寂的小雪花,没有目的地,没有灵魂的皈依,只能随风漂流……

  时光的年轮,兜兜转转,最简单纯净的初心,在流年的浸染下,早已披上尘沙,遗失最初的晶莹透亮。笑,只是个表情符号,或许笑颜下深藏着正流淌着汩汩泪水的悲鸣;哭,却是极其难得的渲泄,不到崩溃边缘,珍贵的珍珠从不肯滑落。

  你看得到我键盘上的字,却看不见我心底的伤与痛;你看得到我脸上的微笑,却看不透我心底於结的累累伤痕。生活靠演技,全在表情里,强装的开心,强装的坚强,强装的洒脱,强装成生活的强者,早已成为我们的生活习惯,试问谁能逃得开这一人生宿命的拘囿?

  繁华落尽,多少美好散落尘埃,不留一丝痕迹;尘缘如梦,多少人走散在转角处,不曾回眸浅笑;时过境迁,多少缘湮灭在红尘渡口,不再有任何交集;物是人非,多少情流散在时光长廊,再无四目交汇的瞬间。

  有一个词叫做“过去”,过去就是再也无法复制的从前;有一个词叫做“昨天”,昨天就是永不回头的以前。有些事,你再在意也无法紧握,只能放任流逝;有些人,你再珍惜也无法强留,只能放其远走。或许,人生正是用无数次的不愿与不舍将我们锻造成一个个含泪奔跑的前行者……

上一篇: 舌尖上的中国
下一篇: 彼此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评论审核未开启 记住我的个人信息 回复后邮件通知我
昵称:
邮箱:
网址:
回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