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志 > 随心所遇 > 雨

        我喜欢雨,不止是为享受这雨后的清新和美好,还因为少年时读书,喜欢极了三毛那句“雨下了千万年,我再想不起那些经历过的万里晴空,想不起我干燥清洁的鞋子,想不起我如何用快乐的步子踏在阳光上行走。”因这段文字而爱上雨所带来的浪漫的忧伤。喜欢雨,还因为直到40多岁依然走不出雨季曾带给我的童趣。

        郁达夫说,北方的雨因其难得而可喜。这话放到这个时代,似不尽然,城里人喜欢雨的终究不在多数。在我,这话却是极对的。干旱的乔山脚下,村子方圆几十里除了大山,看不到河流。没有河水滋润的大山很干渴,一如儿时乔山脚下生长的我们。于是,任大人们如何欣喜或抱怨,雨季每一次都是孩子们快乐的节日,这快乐是钢筋水泥构筑的城市所无法给予的。

        

下雨时,我们会去池塘看青蛙挤满岸边,听蛙声连就的一段时空。大人们说被溅到青蛙身上的汁液皮肤会长疙瘩,所以我从不动青蛙,只是听。这边的小青蛙尖声叫,那边的大青蛙高声和,我们一会儿学学小青蛙,一会儿学学大青蛙。若自己的模仿声引起青蛙更强烈的应和,心里便雀跃起来,像雨滴落在水中溅起的涟漪,将快乐一圈圈无限扩大。儿时听蛙只是单纯的蛙声,不曾想多年后这蛙声竟成了回荡在记忆里悠扬的曲子,在许多夏日的静夜想着想着就会无端伤心。

        在细雨中还喜欢看伯父披着雨衣一锹一锹抹平院子。土地是有弹性的,不像水泥一旦形成便一生坚硬无比。晴日里,泥土铺就的院子会形成各种凹凸,待雨快停时,勤劳的伯父会拿起铁锹平整院子。他将凸起的部分铲下填补到凹陷的部分,随后用铁锹拍一拍抹平整。铁锹在伯父手里变得轻巧灵活,像伯母手中纳鞋垫的细针,我常常看着看着就痴了。修补院子的过程又何尝不是修补那历经创伤的人生?人生总要有经历,一直平整如是,哪里会有修补时的趣味?

        雨中的天地本应是灰蒙蒙苍茫茫的,然而留在我记忆中的天空是清朗明丽的,大地是温柔清和的。翠绿润湿的田野,苍莽交叠的山影,迷离旖旎的村庄,一切一切的美好都在雨季凸现。长大后,听雨打梧桐自然会生就一股凄楚的味道,但若在万物初长的春季,在无忧无虑的童年便只是滋润和成长的味道,是千亿颗雨滴弹奏的优美乐曲了。

上一篇: 致自己
下一篇: 如此安好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评论审核未开启 记住我的个人信息 回复后邮件通知我
昵称:
邮箱:
网址:
回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