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志 > 随心所遇 > 浅夏

浅夏

        衣袂翩翩,轻扬,读友人一句“夏日微醺,风盈盈”,犹见伊人心岸,好一幅浅醉的笑靥,多么的销魂。坦然而笑,此际这灿烂的襟怀里,那一簇的随意草,也是茵茵、亭亭、盈盈、茁茁叠翠的静雅,不挑剔、不苛求、不奢望、不繁杂、不张扬、不喧哗,以一份清凉怡然,静守一种轻松与从容。真实自然地与我们的心灵踪迹,同一走向,最贴切的表达一种对生活的态度——随意。试想,如果少了些随意随心,又会怎么样呢?

        红尘如旅,伫立,只是瞬间逗留,在有缘或无缘的两岸之上。感情需要身心的投入,也需要一径出口释怀。冷暖自知,风光的抓拍,取决于看客选择的角度,多是个人心景的描摹。有人说:蓝天上两朵洁白的云,静静的相聚,冷冷的融在一起,然后分开,美是美矣,只是太静了、太冷了,以至于没有生机的感觉。也有人说:那夕月下,关上一扇窗,梦和月光在风景之外,淡淡的暖绿与飘洒的忧伤,都没有找到回家的路。清冷而幽怨的心曲,不系樱唇。

        幻闪紫星,恍间三两串青涩,一地波光,不堪逆光风景,是也。生命的舟楫,飘入淡雅的格调,如果梦境是真,便把这多情愫,如灿烂的胸针,别在思绪的帷幔上,心湖上缠绵袅袅。轻吟过往:是谁曾说:滴露滑下清辉,星粒撒进水心,隐约如水晶之树。是谁曾说:枝头梦影三叠,就在我迷蒙的眼睫前。是谁曾说:荷梦含苞,在灿烂星光中纷纷轻摇,我只是属于我的一朵,深植于心中,让你在真情中,出落的更美。

        有风徐行,踩着湖心波动的涟漪荡漾。醉红尘,缘分之醉,缘分之累,缘分来与去。这些年连续剧看的太多了,也知道有一句“现实生活悲苦,才驾轻就熟”。一部作品的构思,剪不断、理还乱,理出线头才是它。缘起,本来就是无我。相见,识破前尘往事;相见,识破奇情畸恋。常有一部剧情如此落入俗套的作品,深深地打动我,使我每次观后都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生活中的事,却难以找到线头在哪里。

上一篇: 梦想
下一篇: 立夏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评论审核未开启 记住我的个人信息 回复后邮件通知我
昵称:
邮箱:
网址:
回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