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志 > 随心所遇 > 活着

活着

        花开花落,有多少个岁月完成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有多少个岁月值得流逝的光阴。短暂的一生,没有哪段岁月不知什么时候,我丢掉了思想者的睿智,所以,今生无论如何努力都成不了哲学家。成不了也罢,古往今来又见哪位思想者成为富翁?落魄潦倒的哲学家倒是不乏其人。尽管如此想着,我还是无法踏踏实实安慰自己,依然为不能成为思想者丢失许多个三百六十五天的睡眠。

        不知什么时候,我丢失了舞文弄墨的豪情,所以,今生无论如何努力都成不了文学家,我的只言片语也无法成为经典。感叹之余,感觉自己平平淡淡得有点失真,碌碌无为得没了色彩。幸好,还不至于不能养活自己,总算没有丢失活下去的勇敢……

        我曾经用哲学家的牙齿武装过自己,用思想家的思维去诠释生存;还用文学家的皮毛伪装过自己,用作家最美的词汇去描绘过生活。美好的东西真的只是在理想里,盼望里,文章里吗?不过更多的人们是这样理解活着的涵义——活着就是在厕所和厨房的路上来来回回,就如小品“不差钱”里的所言同理,眼睛一闭一睁就是一天,眼睛一闭不睁就是一辈子。指点江山,那是伟人的事情;不择手段,那是龌龊小人的事情。闻罢此言,大有“天下兴亡,匹夫无责”之势,我拿眼前的真实毫无办法,维权的正义曾经被一句很流氓的土语——“咬卵”糟蹋。

 

上一篇: 当悲伤逆流成河
下一篇: 信仰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评论审核未开启 记住我的个人信息 回复后邮件通知我
昵称:
邮箱:
网址:
回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