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志 > 随心所遇 > 一指流年

一指流年

今与往、彼与此,似与同只不过隔了一片时空的距离。风听黄钟大吕,雨洗禁宫易人,亦是花开花落之事。只是,“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时光只解催人老,不信多情,长恨离亭,泪滴春衫酒易醒”.

  我仰慕同叔的才华,实不苟同“无可奈何”之笔思。人要生活在希望里,不必惆怅在烟云中。倒是庭芝见真,执笔泼墨,只为那一世的眷牵。

  时光荏苒,是谁与谁的流年;娇花易落,本是世间规律;留一丝曾经,也有了来过的期许。

  眸帘阖开日月,天边云卷云舒,留下的是生活精彩,流逝的是记忆无视。

上一篇: 往事
下一篇: 斑驳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评论审核未开启 记住我的个人信息 回复后邮件通知我
昵称:
邮箱:
网址:
回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