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志 > 随心所遇 > 流年

流年

        夕阳坠,皎月升。月色幽幽,清风微澜。独倚轩窗,弦月欲满西楼。牵绊凝情为殇,轻挠心扉,千年情愫,万年执着,七月七,是等一个人,相思依旧,与寄离愁?还是“啄”一个故事,清梦渐醒,晨露欲满襟?那这霎时倾城的惊艳,光阴中的最美,是否也会因这“七月七”,一份真情便是幸福,一声懂得便是花开呢?

  斟一盏初心的酒,“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深深地话浅浅的说,长长的路慢慢的走。人杳杳,思依依,心语呢喃,脉脉轻柔,谁是谁朝思暮想的寂寞?谁又是谁魂牵梦萦的寄托?


        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入骨。相思踩疼了相知。那此时,模糊的双眸,痴痴的眷恋,傻傻的期盼,苦苦的等待。这心上的疼,忘不了的情,醒不了的梦,又是谁终把思念守成了一曲长相思,一阙鹊桥仙。那这七月七,会因曾经的山盟海誓,诺许一生,毫无怨言,还是捡拾光阴的碎片,心头的朱砂依旧只愿静守那份恍若初见的暖,而渲染馨香了整个季节里的流年?

上一篇: 时光倥偬
下一篇: 文字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评论审核未开启 记住我的个人信息 回复后邮件通知我
昵称:
邮箱:
网址:
回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