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战地小记者
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 >

萧衍不派援兵可就把陈庆之坑了;数千梁军内要防元颢,外要防尔朱荣

2019-07-17来源:行医问药网

看各位大胸弟的评论,对这一段儿见仁见智;所以前面多说几句吧——

首先,谢谢各位大胸弟,在下一路更来,点赞转发;谢谢了!

其次,关于这一段历史,在下的一点儿耄耋之见:

一、就怕有的大胸弟说这是瞎掰戏说,所以在下特意把《资治通鉴》原文放上来。

关于史料可不可信,其实这话儿如果反过来说,不信这个,咱们还能信什么呢?咱又不可能穿越回去,亲临见证奇迹的时刻。

而就史料而言,在下的浅见是:

1、没有考古证据推翻文字史料的话,那就得信。

2、《资治通鉴》是宋代成书,而这里也有司马光华夷之分的小心思;这大家都懂。

3、魏收没写,我说他不敢,您信吗?如果您坚持往后看,我会告您,《魏书》成书,正是北齐高洋在位的时候,如果不是高洋罩着魏收,他就因为写《魏书》被人黑了。好多大臣,尤其是鲜卑大臣堵着门儿要干魏收。因为这些人觉着魏收写的东西埋汰他们家的长辈了。而就梁军这次北伐,北魏军毕竟被人摁在地上,而且还是人数远远少于自己的敌人摁在地上摩擦,怎么说也不是光彩事儿吧。

二、其实您要是问我,对陈爷的战绩和歼敌数字看法是啥;答案特简单:没看法;真的!

如之前文中所说,从兵力上就能看的出来,萧衍派陈庆之北上,本来就是意思意思的意思。否则也不会只给区区7千人。

但是,在下之所以佩服陈庆之(包括之前的成买、周盘龙、周奉叔等等)的原因,是陈爷接到命令后没跟萧衍说,大佬,您敲木鱼把脑袋敲糊涂了吧?对方好几十万部队,您就给我7千人?开玩笑呢吧?!而是二话不说,架着元颢就上路了。

至于陈爷的战绩,在下觉得真的不重要;别说陈庆之就带了7千子弟兵;再多10倍又如何?跟当时的北魏军相比,梁军还是劣势。

但陈庆之依旧执行命令去了。

这里边儿,作为部下,明知不可为,却恪尽职守,陈庆之不负萧衍所托;作为男人,陈庆之不惧艰险、不畏强敌,披荆斩棘,使命必达!这,是我佩服陈爷的地方。

三、这就得说到在下为啥会写两晋南北朝。

答案也简单,给我女儿留着,等她长大当闲书看。

其实我是特别讨厌戏说历史,尤其是戏说抗战史;说起来各位大胸弟看到的这些两晋南北朝的内容,还真不如我之前写过的一本关于抗日战争正面战场的书,我起名叫《荒冢》;写两晋南北朝,我用了两年时间;写《荒冢》,连查资料带写,前后花了10年时间。之所以花精力干这事儿,因为我的爷爷,是参加过抗战的原中国远征军老兵。只是现在的大环境,你懂的!

所以我不希望我女儿的历史观被现在的传媒环境带偏;以为电视里、网络上放的各种剧集就是历史。

可是,史料晦涩,大人都不爱看,更别说让小朋友看了。所以我只能尽我所能的把历史写的有趣,能让小朋友看进去;别的不说,至少得能勾起她的兴趣,去查原文;这就是我的初衷。

当然了,郭德纲那句话说的好,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利波特;咱们每个人对历史都有自己的理解。而且在下既不是专业作家,也不是专业的历史学家;水平有限。我女儿没得选,她爸就这水平。至于您各位,还是那句话,见仁见智吧。

最后,还是谢谢了;谢谢大家!并祝各位大胸弟身体健康、一切顺利!

好了,肺话说完;看下面的内容——

闲话南北朝之天下归一——巅峰过后(1)

击败元天穆,陈庆之不仅破解了被两面夹击的困局,打掉了继续进攻洛阳时,身后有可能被抄后路的风险;同时,还顺手解决了后勤补给的问题。

由于这次陈庆之北上是轻兵简装长途奔袭,所以后勤给养完全靠以战养战的方式获得补给。这次攻克荥阳以及击败元天穆,梁军缴获了数不清的牛马粮草,有了这些辎重给养,梁军完全没了饿肚子之忧,可以笃笃定定的全力进攻洛阳了。

萧衍不派援兵可就把陈庆之坑了;数千梁军内要防元颢,外要防尔朱荣

在挺进洛阳之前,陈庆之还需要面对洛阳东面的军事重镇虎牢关,陈庆之知道即将发生的虎牢攻守战一定非常艰苦,他做足了心理准备。而洛阳城中的正牌大魏皇帝元子攸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支仅有7千人的梁军一路北上势如破竹,居然杀到他眼皮子底下。

不过元子攸还在自己安慰自己:没关系,虎牢关还在、还在,只要镇守虎牢关的车骑将军尔朱世隆能顶住陈庆之,他还有时间调集部队反扑。

但让元子攸和陈庆之都没有想到的是,梁军刚杀到虎牢关下,号称“名将”的尔朱世隆就吓的拉了一裤裆,二话不说连夜弃关逃回洛阳。失去主将的虎牢关就像一只无头苍蝇,被陈庆之一口吞掉。

虎牢关到手,洛阳的东面已经无险可守。

陈庆之率领梁军狂飙突进,一路斩关夺隘,打的意气风发;反过来元子攸可就惨了;听说虎牢关不战而降,元子攸差点没被气死,尔朱世隆这个不争气的东西,老子要把他军法从事(当然,这是气话)!

此时,洛阳已无兵可用,摆在元子攸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在梁军未到洛阳之前出城避难。公元529年5月22日,元子攸抛下他的嫔妃女眷和百官大臣,带着几个亲近侍从开洛阳北门,狼狈的穿过邙山,踏过河桥,于第二天夜里逃到了河内郡。

大魏皇帝居然跑了,这在北魏立国143年破天荒的头一遭,消息传到洛阳城的大街小巷,小伙伴都被震精了。

公元529年5月23日,陈庆之率领的梁军‘雄赳赳、气昂昂’排列着整齐的队形,步入北魏首都洛阳城。对了,在队列中,还有那位‘大魏皇帝’,元颢。

萧衍不派援兵可就把陈庆之坑了;数千梁军内要防元颢,外要防尔朱荣

这一刻,刘裕、萧道成、萧鸾等人如果在天有灵的话,他们应该捻须而笑吧;南朝的历史,在此时达到了最高峰;这自是刘宋初年洛阳失陷于北魏之后,南朝军队第一次踏上洛阳的土地。

而对陈庆之个人而言,他完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从建康出发,5个月内,陈庆之率领7千袍泽,千里突袭,威震华夏;大小47战、克城32座,攻无不取、战无不胜;直到打进洛阳城!

靠着梁军刺刀的保护,元颢志得意满回到了洛阳。该走的流程必须得走一下,否则不足以彰显土豪之气;因此元颢一进洛阳,便下诏改元建武,并宣布大赦,像模像样的当上了皇帝。

不过要说元颢的处境,往好里说,唤作政令不出洛阳;往坏了说,说他危机四伏一点儿也不为过。

一来,通天下都知道元子攸是大魏皇帝,请问你元颢贵姓、贵庚;谁不知道你是萧衍立的傀儡啊。二来,别看元子攸跑了,但是别忘了,在元子攸身后,还站着手握重兵的山西大豪尔朱荣。

因此,自打元颢进洛阳,之前梁军打下来的城池便纷纷遭到各地北魏军的攻击。比如,拿下睢阳之后,元颢让他的小弟后军都督侯暄留守此处,替北伐军看住后路;结果,在北魏行台崔晓芬、大都督刁宣的攻击下,不仅睢阳不保,侯暄突围时也被北魏军追上斩杀,所部大部被歼。

与此同时,之前被陈庆之打败了的元天穆,在得到山西方面的增援之后,也收拢起部队,以费穆为箭头,率军两万,从东线向虎牢关压来。比较搞笑的是,元天穆忽悠着费穆去打虎牢关,可他老人家却口念‘闪’字决,渡过黄河跑到山西,跟尔朱荣汇合了;结果费穆一听元天穆放了他鸽子,更干脆,把刀一扔就投降了陈庆之。不过这位费穆费兄下场不太好,阵前投降之后,被陈庆之带回洛阳,元颢恨他给尔朱荣出主意杀大臣,骂了一顿之后,让人把费穆给砍了。

外围始终危机重重,老实说元颢也挺着急;他也琢磨,怎生想个办法能改变一下被动局面;想来想去,元颢觉得有必要忽悠一下元子攸,如果能给他忽悠住了,很多事儿就迎刃而解了。

元颢让黄门郎祖莹给元子攸写了一封公开信,在信中,元颢说,朕向梁国哭泣请求,发誓要报仇雪耻,只是为了向尔朱荣问罪,救你于枷锁之中。可是你却将自己的性命交给豺狼,即使得到一点土地,也是尔朱荣的东西,与你有毛儿的关系;如今咱们国家的兴衰在于你我二人。如果上天帮助正义,则大魏就能复兴;如若不然,对尔朱荣是福,对你则将大祸临头,请你三思,选择正确的出路,则富贵可保。(《洛阳伽蓝记·永宁寺》有该信的全文;有兴趣您可以翻翻。)。

一封信有多大作用,在当时真不好说;不过这封信却给后来元子攸和尔朱荣爆发冲突埋下了伏笔。

不说元子攸看着这封信心里怎么堵的慌(元颢在信里说的都是实话),再说洛阳城里的元颢。

一个人素质如何,其实还真不是看他失败的时候如何逆袭;而是看他得意的时候会不会忘形。

萧衍不派援兵可就把陈庆之坑了;数千梁军内要防元颢,外要防尔朱荣

元颢其实就是典型的小人乍富,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那类人;凭借陈庆之的无敌雄师,元颢从建康出来,仅仅140天就回到了洛阳;而且由于元子攸几乎是光着腚跑的,洛阳皇宫里的嫔妃、珍宝啥的统统给元颢留下了。开始的时候,元颢还能装装‘明君’,可是等陈庆之迫降了费穆,解除了燃眉之急后,元颢的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终日沉溺于酒色之中,日夜纵酒饮宴,压根儿不问军国大事。这里边儿有一群人也起了很坏的作用,这就是元颢的兄弟和依附于他的门客,这帮家伙在洛阳城里胡作非为,欺男霸女;弄的好好儿的一座洛阳城人心惶惶,宛如人间地狱一般。

而就在元颢花天酒地、声色犬马之时,一河之隔的元子攸可没闲着;自从逃出洛阳,元子攸一边派人到处贴告示,号召大家勤王,同时通知尔朱荣自己的位置;一边大赦天下,跟元颢争夺人心。小样儿做的,一板一眼挺上路。

而这会儿尔朱荣表现的也挺给力,南下时不仅带来了自己的主力部队,同时还带来了大批辎重粮草,协助元子攸招募了不少溃兵,一时间,隔着黄河,两支‘北魏军’磨刀霍霍;就等着对方露出破绽。

谁会先露出破绽?

这种态势下,显然元颢这头儿更不着调。而且,就在元子攸、尔朱荣频繁往黄河岸边调兵的同时,元颢跟陈庆之之间又起了波澜——

这话,还得从陈庆之北伐说起;咱前面说过,萧衍派陈庆之护送元颢北上,其实某种程度上说,多少有点儿意思意思的意思;不说别的,如果萧衍真要是拿这事儿当回事儿,大梁国数十万大军,怎么可能就给陈庆之7千人。

但是,牛人就是牛人,就凭手里这7千江东子弟,陈庆之不仅打出了梁军的威名,而且一路狂飙,生生打进了洛阳城,把元子攸赶过了黄河。

这个结果,不仅元颢没想到,就连远在后方的萧衍也没想到。

等陈庆之进了洛阳,元颢往北魏皇宫里一住,萧衍觉着是时候开始要回报了。

当然,这种时候想要回报,光凭陈庆之手里的7千人,多少有点儿悬;因此萧衍下令,靠近边境的梁军集结待命,随时准备北上策应陈庆之。

萧衍不派援兵可就把陈庆之坑了;数千梁军内要防元颢,外要防尔朱荣

萧衍想要回报,必须得通过陈庆之;可这会儿陈庆之本身,说难听点儿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手下这帮兄弟连续作战,体能上已经严重透支,而且随着地盘儿扩大,还要分兵把守;最重要的是,陈庆之明显感觉到,自打进了洛阳,元颢这个傀儡皇帝貌似越来越不听招呼了。

有两件事儿很能说明问题——

头一件,陈庆之急需补充新鲜血液,同时也是为了要震慑元颢,因此他不断的给元颢施加压力,让后者赶紧给萧衍写信,走流程请调援兵北上。

这一条,元颢给拒了。

元颢本来就不是个省油的灯;向萧衍称臣,其实就是他个权宜之计;说白了,就是利用萧衍一下下而已。现在山高皇帝远的,还想让我听你的,凭什么?

因此,元颢老早就跟他堂兄弟元延明一起谋划着,准备机会成熟了就甩掉萧衍这个老东西;只不过现在还有元子攸和尔朱荣压在黄河北岸,他们暂时还需要陈庆之挡子弹,所以才没翻脸。

元颢很清楚,如果一旦梁军主力倾巢北上进入洛阳,自己会是什么下场;到那时,他可就真成了萧衍手里的提线木偶了,萧衍在建康打个喷嚏,他在洛阳必须得感冒;‘儿皇帝’岂是那么好当的?

所以当元颢听说陈庆之要他请梁兵北上,他立刻就急了;马上书信一封,叫来特快专递发往建康,严重的忽悠了给萧衍一把——

“今河北、河南一时克定,唯尔硃荣尚敢跋扈,臣与庆之自能擒讨。州郡新服,正须绥抚,不宜更复加兵,摇动百姓。”

这话说的其实一点儿道理也没有,尔朱荣手下控弦之士数十万,就算陈庆之再能打,想凭着一个7000人步骑混编师,去全歼人家一个方面军,只能说元颢想瞎了心了;再说‘州郡新服’,此时正是要加强力量恢复秩序的时候,看不见美军不论是从伊拉克还是从阿富汗撤军之前,都是先增兵,把当地敢叫板的打服,这才徐徐撤兵的吗?

所以,元颢这封信其实是狗屁不通的。

可就怪了,萧衍居然真的信了;看完这封信之后,萧衍下旨各部军马按兵不动(“上乃诏诸军继进者皆停于境上。”)。

只能说这会儿萧衍特么的念经念的脑子进水了。

萧衍不派援兵,可就把陈庆之坑了;陈庆之以数千之众对内要防着元颢,对外还要留心元子攸、尔朱荣;实在过的煎熬。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ptnangkhieu.com/ertong/538.html
(本文来自娱乐战地小记者整合文章:http://www.ptnangkhieu.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陈庆之 梁武帝 魏收 尔朱世隆 魏孝庄帝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ptnangkhieu.com ©2017 娱乐战地小记者

娱乐战地小记者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