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战地小记者
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 >

我和空姐荒岛求生的日子三十一

2019-06-25来源:河南大都市

“呃,苏珊和我出去的时候受了点伤,不过不太严重。”

我说的面不改色,不过女人们集体露出鄙夷的表情,还是挺让我受伤的。

为了不让自己脆弱的小心灵,在她们鄙视的目光中千疮百孔,我抱着苏珊坐在火边,轻咳一声:“有一个故事讲给你们听,是关于一位勇敢正直善良的男人,冒险的经历。”

我把自己进入邮轮,看到男男女女在度品中沉沦,然后在海中遇到大乌贼,被卷入漩涡,最后说到那神奇的水,骷髅手中的羊皮卷轴……

这些事情,我不但没有丝毫隐瞒,反而在惊险之处颇有夸大。反正能够听得懂中文的,都是我最信任的人,那些外国学生,也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这是苏珊在路上教我的,让我看看陈嘉怡的反应。

我一边讲述一边偷眼观察,随着我所经历的危险,陈嘉怡确实紧张的不得了,不过当她和我目光对上之后,她立刻露出不屑的冷笑,再也没有动容。

看来,这次真的是把她得罪苦了……我心里暗叹,没精打采的掏出羊皮卷轴,让那些外国学生看看。

其中有一个胖乎乎的,名叫黛丝的女孩,居然真的认识这种文字。

她说这是诺森伯里亚方言,是古英语的一个分支,英语分为古英语,中古英语,现代英语和美式英语,古英语指从公元450年至公元1150年间的英语,语法和德语比较相近,形态变化很复杂。

古英语又根据地域,分成四种主要方言,诺森伯里亚方言是其中之一。古英语时期共有四种主要方言,分布在洪伯河以北的区域,不是专门研究英语古文学的专家,是看不懂的。

幸好,她的父亲就是这样一位研究古英语的教授,从小耳染目睹之下,她也对此非常了解。

我不知道是不是陈嘉怡的翻译出了什么问题,黛丝所谓的非常了解,就是愁眉苦脸的看着羊皮卷轴,长达半个多小时,然后结结巴巴的说了几句断断续续的话。

“……于是……饮用圣泉……成为新一任的破咒者……第九十九个破咒者……死在引导者…………最后一名破咒者的出现……当昔日重来之时……即是……”

我翻翻白眼:“没了?”

苏珊和黛丝交流了一下,冲我摊开双手。

“她说,这羊皮卷轴很多地方有了破损,字迹模糊不清,她能够读出这些,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看到我悻悻的表情,苏珊给我解释道:“所谓的学术研究,并不能还原历史的所有。比如我们中国的甲骨文,最简单的一个人字,之所以念人,是因为权威专家说它念人,可事实上,也有可能,它代表的是另外一个意思,但真相已经淹没在历史的尘烟之中,谁也无法知道了。”

虽然苏珊说的蛮有道理的,可我还是心有不甘,苏珊看到我的样子,嫣然一笑,说道:“你有没有玩过拼图?”

“有啊!”我心里一颤,看了陈嘉怡一眼,曾经在小学时候,我们两个头对着头,拼出了一张很大的世界地图。

陈嘉怡似乎也想起来这件事,看了我一眼,我还没来的及看清她眼里的感情,她就飞快的转过了头。

“利用已知的一点点线索,拼凑还原出事实的真相,这就是拼图游戏的魅力之所在!”

苏珊环视大家说道:“我们大家都参与进来,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一起来玩这个游戏!嗯,我先说……”

“这上面提到了破咒者,既然有破咒者,那么就会有他所需要破的咒,这个咒是什么呢?会不会就是我们先前推测过的那样,关于龙吸水的猜想。”

“我们假设一下,龙吸水是一个魔咒,来了的人无法离开,死亡之后,会有新的人补充进来,周而复始,就好像一个圆环。而破咒者,就是破解这个魔咒的,但是很可惜,已经死了九十九个破咒者,下一个破咒者,会不会就是……”

苏珊盯着我,眉头微蹙:“那句话是,饮用圣泉,就成为了新的破咒者,而你在岩洞里面喝的那种神奇的水,会不会就是……圣泉?”

我膛目结舌,被苏珊这么一说,似乎还真有点像……

我……破咒者……咒在哪里?怎么破?

陈嘉怡忽然冷笑道:“就他,还破咒者?破烂者还差不多!”

我翻了翻白眼,不带这么打击人的好吧……

苏珊脸色凝重的看着陈嘉怡:“我知道,你担心陈博的安全,所以本能的抗拒这个推测,但是当天降大任的时候,斯人根本无法选择,只有自强不息。海龟把头缩回壳里,以为那是它想要的安全,却根本就挡不住从天而降的石头!”

“谁说我担心他!应该担心他的人,是你吧!”陈嘉怡冷笑,指了指正在沸腾的茶水。

“陈博要叫我一声表姐,按我们老家的规矩,你这个兄弟媳妇,要给长辈敬茶的,这里陈博唯一的长辈,就是我!”

我一看两人要开吵,担心苏珊不好意思,急忙说道:“你说啥呢,怎么就兄弟媳妇了……”

陈嘉怡撇撇嘴:“陈博,你敢做不敢认,你是不是个男人?我学过医,难道连她哪里受伤都看不出来吗?”

我苦笑一声,怎么把这茬忘了……

苏珊甩开我阻拦的手,蹒跚的走到茶水锅面前,舀了一碗茶,双手捧着来到陈嘉怡的面前。

她嫣然笑着说道:“好,我给你敬茶,你记住,这杯茶,是兄弟媳妇敬给大表姐的。还真是巧了,我们老家那里,曾经有一个规矩,二房是要给大房敬茶的!以后,我等有人再敬回来!”

陈嘉怡和苏珊的目光,在空中纠缠碰撞,我仿佛看到了隐隐的火花……

再看萧宁儿和安然,都是满脸的惊愕和难受,我忽然很想晕过去……

“呵呵,做梦!”陈嘉怡接过苏珊手中的茶水,掷地有声的吐出四个字。

苏珊淡淡一笑,转回了话题:“我之所以说陈博是破咒者,是因为,他的改变,大家难道没发现吗?他的皮肤,相貌……”

“这么一说,还真是的……”

“是啊是啊,我真的觉得陈大哥英俊了好多……”

安然和萧宁儿连连点头。

苏珊盯着我:“你愿不愿意给大家做个试验?”

我苦笑一声,掏出海事刀,在自己手心上横着划了一刀,鲜血立刻洒落出来。

“啊……”安然和萧宁儿扑上来,同时按住了我的伤口。

“陈大哥,你干嘛……”

“你疯了吗……”

我冲她们两个笑了笑,示意苏珊继续说。

“假如陈博是破咒者,那么他就有一个命中注定的宿敌——引导者。”苏珊轻轻说道:“卷轴上说,前面的九十九个破咒者,都死在了引导者的手中,可见两者之间必将有一战。而破咒者,处于劣势。”

说到这里,她担忧的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陈博说,那个圣泉的水已经消失了,羊皮卷轴上也提到过,最后一名破咒者,是不是意味着,陈博是最后和唯一的希望……”

“没问题,都交给我啦!”我拍拍胸膛,豪气干云的说道:“那个什么引导者,敢来撩拨洒家,我打的他他妈都不认识他了。”

“最喜欢你这样无耻的样子……”苏珊娇笑一声,这句话逗得萧宁儿两人笑了起来,现场紧张的气氛缓和了不少。

安然攥紧小拳头,说丢:“陈大哥永远是最棒的!”

“可是,前面九十九个都……”萧宁儿满眼忧愁的看着我:“陈大哥,你……”

“我叼的不得了!”我微笑着摊开手掌,刚才那道血淋淋的伤口,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几个女孩子瞪圆了眼睛,连连惊叹,好一会,我开口问苏珊:“那最后一句话什么意思,昔日重来是肿么一回事?”

“这个我暂时还没想到……”苏珊看向众人:“你们大家有什么看法吗?”

所有人一起摇摇头,不知不觉,苏珊在智商这方面,已经建立了绝对的权威,就连和她不太对付的陈嘉怡,其实心里应该也承认这一点的。

“嘿嘿,那就……喝茶,用膳……”我干笑两声,感觉生活真特么好玩,怎么糊里糊涂我就成了啥破咒者,其实我更喜欢把咒字换成处字。

风干了的牛肉,在热水中慢慢还原,褐色的浓汤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再配上西谷米饭,好吃的不要不要的。

我一口气吃了四碗米饭,撑的肚子都圆了,融融月色下,我四仰八叉的瘫在藤椅上,和萧宁儿下着五子棋,安琪在一边斟茶倒水的,神农在不停的呱噪,我感觉古时候的地主老财日子也不过如此了。

“耍赖耍赖……”萧宁儿跺脚,神农在旁边应和成二重唱,因为我又赢了。

“快脱!”我笑眯眯的看着萧宁儿:“说好的赢一局脱一件衣服滴。”

“刚才那里明明没有那颗棋子的……一定是你偷偷放上去的……”萧宁儿嘟起嘴:“不和你玩了……”

她转身跑回藤屋,我邪笑着冲安然挑挑眉:“然然,咱俩来玩……”

“才不要,你手里藏着黑棋,我都看见了……”安然娇憨一笑:“陈大哥好坏啊……”

她站了起来:“我要去洗澡睡觉啦,陈大哥乖,坐在这里不许动!不行,我还是把你绑起来吧,我怕你控制不住你记几啊!”

“我是那样的人吗……”我一脸无辜的抗议。

“肯定……是!”

安然格格娇笑,用她两根长长的秀发,把我的手指绕在藤椅扶手上,还打了两个死结。

我无力的翻翻白眼,她左右看看,忽然低头,蜻蜓点水般在我嘴唇上轻轻印了一下。

“补偿你的!”

说完,她羞红着脸,飞快的跑到了温泉边。

哗哗的撩水声传来,那声音让我咽了口唾沫。眼巴巴的朝那边望了一眼。

我浑身一震,愣了。

温泉的水,冒着氤氲的蒸汽,安然那白生生的身体,露出半截在水面上,水波托着两颗红樱桃微微颤动,长长的黑发散入水中,一颗颗水柱凝结在她白玉一样的皮肤上,美丽的像是一个童话。

让我震惊的不是这个,而是……

我怎么会看到的……

安然应该是特意挑选了离我最远的地方,虽然月亮很好了,但是她那个位置,被火山壁的阴影所掩盖,根本就没有光亮。按常理来说,我根本就不可能看到她美人出浴啊……

这是……什么情况?

我忽然想起来了,在海底的那个岩洞中,其实也是漆黑的,但是我能模模糊糊的看清,不过没有现在看到的这么清楚罢了。

会不会是,那个什么劳什子圣泉,和我的身体有一个融合的过程?让我有了夜视能力,而且越来越增强?

嗯,很有可能啊……

我翘着二郎腿,心里慢慢盘算着,这特么有点像以前玩过的一个游戏啊!

强大的自愈能力,就是我的天赋技能了,这个夜视的能力,应该算是被动技能吧。

可是还不够啊……我的攻击技能呢?大招呢?

我最想得到的技能,肯定是隐身,啧啧,悄悄亲谁一口,都毫无压力啊……

“陈大哥……”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我一大跳,光顾yy了,安然不知何时已经洗完了,俏生生的站在我面前,她湿漉漉长发披散着,浑身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就好像一朵婷婷玉立的出水芙蓉。

“你在想什么?怎么笑得那么……猥琐啊!”

我一脸受伤的看着安然,她格格一笑,盘膝坐在了我的身边,仰头看着天空圆圆的月亮。

“陈大哥,你家里都有什么人啊?”

“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喽。”我伸出手,指尖接住安然头发上滴落的一滴水。

那滴水在我手上,也映出一个圆圆的月亮。不知道,是不是家乡的那个。

“你家里人好多啊……”安然幽幽叹息一声:“我只有爸爸妈妈,他们现在不知道多想我……”

月亮这个东西,真的是很容易勾起人的思乡之情啊!

我看着安然满脸落寞和忧伤,弯腰把她抱起来,让她坐在我的膝盖上。

安然乖巧而安静的坐着,始终望着月亮,两颗大大的泪水,从她的眼角滑落。

“陈大哥,你说,我还能再见到他们吗?”

我扳过她的头,安然脸上的泪光和忧伤,让我心里莫名的柔软,我拭去她的泪水,拍了拍胸脯。

“当然能!你忘记啦,陈大哥可是破咒者呢!叼的飞起的那种!我一定会让你回家的,一定!”

“嗯!”安然攥紧小拳头,用力点了点头。

“陈大哥,我唱歌给你听吧,我唱的很好听的!”

月子弯弯照九州,

几家欢乐几家忧,

几家高楼饮美酒,

几家飘零在外头……

安然唱着唱着,声音越来越微弱,脸上斑驳着泪痕,在我怀里静静的睡去。

我抱着她,回到了屋子里,把她轻轻的放在床上,擦掉她脸上的泪痕。

忽然心有所感,我转头一看,陈嘉怡睁着眼睛,静静的看着我。

我们的目光相对,她露出一个不屑的表情,轻声说道:“又祸害了一个?”

我瞪了她一眼,转身离开了房子。

来到外面,我从岩壁一个隐蔽的石缝中,取出了藏在里面的AK和两颗闪光弹,离开了洞天。

我要去海边的邮轮,去找尼龙防水布,我要制成热气球,带她们离开这里!

什么破咒者见鬼去吧!谁特么爱破谁破!安然忧伤的泪水像是催化剂,加速了我离开这里的执念。

我估计,海盗们没准以为我已经葬身大海,那他们就会放松警惕,再说我现在可不是从前的我了,天赋和主动技能都有,虽然没啥攻击技能,但我不是有枪嘛。

心里有底,我雄赳赳气昂昂的直奔邮轮。沿途发现,那些人的速度还真是快,密林被他们折腾的又空了一大块,原本密林下的土地,是落叶化成的腐质,踩上去软软的,随着失去树叶的遮蔽,被阳光暴晒后,变成细细的微尘,踩上去就腾出烟雾。

蛇和鸟,还有其他小动物的尸体,在地上随处可见,散发着难闻的怪味。

但是我坚信,若是那些人不在了,草木很快就会把种子播散过来,一片新的雨林会再次繁育,郁郁葱葱的生长起来。

我不知道海盗们到底想干什么,就算他们这样拼命的砍伐,也伤不了密林的九牛一毛,只要站在高处瞭望一眼,他们应该能明白这个道理。

而且,他们的度品也不可能无穷无尽的,那些人失去了度品的刺激,很快会变成废人或者死去,海盗们打的什么算盘,还真是让人费解啊……

我思考着,趴在地上瞭望了一会。同时对自己的视力,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我现在距离邮轮/大概有一百多米的距离,一个视力良好的人,借助月光,大概能够清楚的看到十到十五米范围内的不发光物体。

可是现在,邮轮甲板上缆绳的纹路,我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我感觉自己6的不行,信心百倍的加快速度,朝着邮轮狂奔而去。

然而刚跑了几步,我就看到邮轮甲板上出现了两个人,而且正是面朝着我的方向走了几步。

我急忙向前扑倒,伏在地上,大气不敢出的看着他们。

这是一男和一女,两人面对着我,似乎在交谈,我很快醒过味来,我和他们距离这么远,他们并没有我这么强悍的视力,根本就看不到我,我是过于小心了。

我改成了匍匐前进,贴着地快速的接近邮轮,同时警惕的盯着两人。

两人始终在商议着什么,并没有注意到我,就在我距离邮轮七八十米的时候,我忽然看到,一条黑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两人的身后。

那一刻,我的心差点没从胸腔里跳出来。我紧紧屏住呼吸,缓缓打了个滚,让黑色的泥土沾染了全身,顺手抹了一把脸,浑身黑漆漆的趴着,仰头看着他们。

因为,后来出现的这个人,居然是古蔺!

他怎么会在这艘船上?是和海盗早有勾搭,还是和我一样,想去船上做什么事情?

那两个人并没有发现古蔺的存在,依然在说着什么,古蔺悄无声息的贴近两人,伸手拍了拍两人的肩膀。

两人吓得浑身一震,那个女人立刻发出一声尖叫,男人挥起拳头,砸向古蔺。

古蔺轻松的捏住这人的拳头,随手一拧,男人的胳膊变成反关节,惨呼声划破夜空,听的人心里慎得慌。

古蔺双手齐出,拎着两人的衣领,把他们提了起来,在他身后,一大群人跑了上了,其中就包括我的山东捞乡和红胡子约翰。

古蔺始终背对着那些人,随手把手里的一男一女扔在甲板上,说了几句什么。

红胡子约翰振臂一呼,那些人立刻冲了上去,围住一男一女,不停的拳打脚踢,古蔺又说了句什么,人群更骚动了,有人趴下去,再站起来的时候,嘴里已经多了一块血淋淋的肉……

越来越多的人癫狂着,撕咬这一男一女,当红胡子把这些人都赶下船舱之后,甲板上的两人,已经变成两具带血的骷髅……

甲板上到处是粘稠的鲜血印记,被碾烂的内脏渣沫……我的胃一阵抽搐,忽然感觉,视力太好,也不是什么好事……

所有人都离开之后,甲板上只剩下古蔺和那几名海盗,古蔺淡淡的说了一句,海盗们立刻全都跪在地上,不停的磕起头……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ptnangkhieu.com/ertong/82.html
(本文来自娱乐战地小记者整合文章:http://www.ptnangkhieu.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善良的男人 海龟 故事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ptnangkhieu.com ©2017 娱乐战地小记者

娱乐战地小记者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