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战地小记者
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 >

血与蜜,货币背后的财富游戏

2019-08-08来源:中国海南网


血与蜜,货币背后的财富游戏

作者:飞翔吧!橙哥

大约在1040年,英国的一位伯爵为筹集军费,决定征收重税。伯爵的妻子戈黛瓦夫人眼见民生疾苦,恳求伯爵减轻人民负担,但伯爵却认为夫人为这些贱民求情,是件丢脸的事。

于是,他们夫妻打赌,夫人只要敢赤裸身躯骑马走过城中大街,而且百姓们全部留在屋内,不偷看夫人身体的话,伯爵便会宣布减税。

第二天夫人果真照做。城中居民全部关门闭户,街道上空无一人。伯爵信守诺言,宣布全城减税。

这是西方财政史上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同样,也是几千年来,人民捍卫自身财富,与权力斗争的一个缩影。

但像戈黛瓦夫人这样为民请愿的英雄实在太少。从鲜血反抗,到蜜糖诱惑,围绕羊群与牧羊人之间的财富游戏,从未停止。

财富的诞生

血与蜜,货币背后的财富游戏

金银天然不是货币,但货币天然是金银。——马克思

历史总是很有趣,看似一成不变的事实,只要你从不同的维度思考,总能收获新的发现。

人类社会的历史,从地域角度看,你可以说它是一部旧世界的历史,一部欧亚大陆唱主角的舞台剧;从人文角度看,你可以说它是一部精英历史,能够留名青史的人物,大多是精英阶层,老百姓少有抛头露面。

当然,它也是一部围绕财富争夺的历史,人民与权力之间对财富的博弈、抗争,早在还没有文字诞生之前,或许就已经开始。

财富最原始的定义可以理解为“剩余”,即你在满足基本生活需求的情况下,还有剩余的东西,这些东西为其他人所需要,可以交换,那么它就是你的财富。比如你今天打了三条鱼,吃了一条,剩余的两条鱼,就是你的财富,你可以拿它去跟隔壁的张三交换10只虾。

在人类还处于狩猎的时代,物质资源极度匮乏,每天食不果腹,没有财富的概念。财富的诞生,始于人类进入农耕文明。

伴随着农耕文明大量食品供给超出人们日常所需,真正的财富诞生了。人们可以拿剩余的粮食进行交换,商品经济开始出现。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更精细的社会结构开始出现,从事生产的人民阶层,与从事管理的权力阶层,形成了千百年来社会的基本形态。

人们的初衷原本是人民创造财富,管理者保护财富,但在人性的驱使下,最终演变成为两者攫取与捍卫之间的博弈。

在大量实践过程中,金属货币成为衡量财富价值的唯一标准,黄金和白银,在相当长的时间中,成为财富的象征,也成为众人狩猎或守护的目标。

拳头大棒

血与蜜,货币背后的财富游戏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诗经》

无论东方还是西方,都经历过漫长的君权时代。国王代表政府拥有绝对的权力,却没有能制衡他的势力。导致无数国王对百姓横征暴敛,搜刮民脂民膏。

皇帝搜刮财富最典型的手段就是收重税。而人民也不是吃素了,高压之下就采取暴力革命,改朝换代。

次数多了,皇帝也发现,收税的手段太过强硬,流血的代价太大,于是改变了游戏规则,开始动货币的脑筋。最常用的手段是给货币注水。

汉代的“五铢钱”(铢是重量单位,汉代一枚铜钱的重量为5铢)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皇帝铸造新币,让老百姓用旧币兑换新币,禁止原本的五铢钱流通。

然而,皇帝在新币上是动了手脚的,新币的重量打了折扣,根本达不到5铢的重量,面值却标注“五铢”,这就导致了货币贬值。

在古代,老百姓日常使用铜币作为交易货币,金银很少在民间流通,一般只有政府国库和富商大贾家中才有金银,大部分用于贮备金、馈赠或饰品使用。

但是,百姓交税的时候,却是用铜币折合成金银交税。由于货币贬值,原本一贯铜钱的税金,可能变成了2贯、3贯甚至更多,百姓的财富就这样被搜刮一空。

历朝历代,除了唐宗宋祖、秦皇汉武等为数不多的好皇帝,能够执行较好的货币政策外,大部分皇帝为货币注水,变相搜刮人民财富的现象不胜枚举。西方也不例外,存在对金币、银币注水搜刮财富的玩法。

但金属货币存在一个问题——它的数量有限,铸币成本也很高,加之金银的保值功能,民间窖藏金银的现象很普遍,一旦出现市场流通货币严重不足、国库空虚的情况,战乱与革命就会爆发。

如何温和的攫取人民持续创造的财富,成为困扰无数帝国数千年的难题。

很多人觉得很简单,让金银退出货币历史舞台,印纸币就好了。但事实是,让人们忘记作为财富标签持续数千年的金银,是一件很难的事。

直到银行家的出现。

资本玩法

血与蜜,货币背后的财富游戏

绝大多数的人民在智力上不足以理解这个系统衍生出的资本所带来的巨大优势,他们将承受压迫而且毫无怨言,甚至一点都不会怀疑这个系统损害了他们的利益。——罗斯柴尔德兄弟

1694年,英格兰银行诞生,奠定了现代银行的雏形。受益于战争红利,纸币和银行家们,正式走上历史舞台。

尽管在金本位体制的约束下,黄金和白银尚且没有完全退出历史舞台。但从那个时候起,银行家们已经意识到了资本的强大。

通过借贷的息差,躺着挣钱的时代使无数银行家赚的盆满钵满,富可敌国的财力也使得他们很轻易的就跻身权力圈,与达官贵人本打成一片,成为权力舞台上不可忽视的力量。

同样,作为商人,银行家不会说一堆谎话来让你觉得他是一个好人。他们用货币体系创造金融工具,为民众编制了一个甜蜜的造福梦。

以国家信用作为背书,掌控货币发行权的银行家们开始用源源不断的纸币制定现代金融的游戏玩法,债券体系、股票市场、外汇市场编制了一个完美的舞台,让无数人前赴后继、涌入市场,其中只有少数人实现了造福神话,多数人用半生辛劳,换得负债累累。

随着金本位的瓦解,纸币的杠杆效应得到更大解放,资本市场得以蓬勃发展,盘子大了,总有hold不住的时候,数次金融危机下来,人民对资本市场的这套玩法也熟悉了,投资更为谨慎,钱袋子捂得也紧了。

是时候换玩法了。

当互联网彻底颠覆人们传统生活的时候,第一批吃螃蟹的人,无意中发现了新的蜜糖。

消费谜局

血与蜜,货币背后的财富游戏

如果说因为这个产品(支付宝)要去坐牢,那就是我去。——马云

从古至今,围绕如何攫取财富的玩法,所有人都把目光瞄准了财富的标尺——货币。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货币的支付环节,成为了新玩法。

当马云建立阿里巴巴时,中国没有互联网、支付或者物流的基础设施,为了打通商业与消费者之间的交易成本,同时利用互联网帮助小企业获得资金,冒着坐牢风险的马云创立了支付宝。第三方支付平台就此诞生。

原本支付宝设立的目的只是促进电商行业发展,但却无意中开启了移动支付的新时代。

移动支付的方便快捷,大大节省了货币交易的时间成本,不仅促进了电商的蓬勃发展,同样也改变了线下消费的格局。物流、外卖、网约车、餐饮无一不受移动支付的红利得以迅猛发展。

而当蜜桃成熟时,摘果子的时刻就到了。

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每一笔交易,对平台来说,都是一笔躺着赚钱的收入。在央行执行“断直连”前,支付宝、腾讯财付通等三方支付平台以平均0.2%的分润水平向收单机构收取通道费,快速扩充受理市场;

在发卡侧,第三方支付机构借助备付金等优势强势议价,向发卡银行低价支付0.05%~0.08%的快捷支付费用,在支付清算环节获取稳定的较高收益。

而尽管“断直连”之后,第三方支付机构不再与发卡行直接联通,转而纳入网联平台,对交易进行统一的资金清算,这也不能撼动三方平台的优势地位。

最新数据显示,支付宝、腾讯金融两大支付巨头,分别以53.71%、38.82%的市场份额牢牢掌控的移动支付市场。

此外,支付宝、腾讯还具备金融机构的基本业务——借贷赚利差。花呗、借呗、余额宝、微粒贷、理财通等都是很多人常用的理财、消费渠道。

拥有庞大的市场和资源,同时借助自身互联网的技术优势,背靠巨头的第三方支付平台,可以轻而易举的制定掏空你钱包的新玩法——过度消费。

还是那句话,第三方支付平台不会说一堆谎话来让你觉得他是一个好人。

在现金交易的场景,人们的消费欲望会因为现金实物而被显得理性。但在无现金交易场景,人们消费的欲望会因为现金交付环节的消失而无限放大,促使消费成功的概率直线提高。

就好比掏钱的时候你会心疼,但用手机支付时,变化的只是账户数字,不会有太多心痛的感觉。

而通过三方支付平台的白条系统,不少年轻人习惯了背上负债,借钱消费的生活。“月光族”在向“月负族”演变。

数据显示,我国一直是全世界储蓄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但从2010年以来,我国居民储蓄率持续下降。2010年到2017年7年时间,居民储蓄存款与可支配收入之比,从25.4%下降到12.7%,下降了近一半。2013年到2017年,家庭债务占GDP的比重从33%上升到49%。

这其中自然有资金流入楼市、理财市场的原因,但过度消费的情况同样值得关注。

当然,这些还不是最可怕的,相比银行家的时代,三方支付平台的力量还没有完全成熟,不过他们正在向时代舞台的正中央迈进。

《2018年全球支付报告》预测,未来四年体量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分别是中国(1.78万亿美元)、美国(1.15万亿美元)和英国(3145亿美元)。

1.78万亿美元,基本可以占到中国总GDP10%以上,足以体现移动消费市场举足轻重的地位。

那时候,第三方支付平台的力量就体现出来了。仅用一招就可以让你束手就擒——通过消费数据,建立信用体系。

换言之,你的每一笔消费纪录,第三方支付平台通过数据分析之后,可以精准的判定你的消费偏好和个人信用情况,根据你的消费能力,量身定制你的信用等级,接通线下资源,对你进行诱导消费。

例如,你是一个有长期出差需求的人,每年在三星级酒店住宿的花费为3000元,通过消费数据分析,第三方支付平台可以为你连接一个四星级或五星级的信用通行证,只需4000元,就可以享受包年的住宿服务(当然,住宿次数会根据你的数据做出一定控制)。这时候,你可能会很开心的接受这样服务。但实际上,你的消费水平在无形中被诱导提高了。

当第三方支付平台利用线下资源和线上技术打通信用系统的时候,通过过度消费来掏空你钱包里的手段是多样的,是防不胜防的,更是危险的。

归根结底,人们渴望财富的目的,就是为了满足无限的消费欲。对消费的欲望,才是最终极的欲望。

在5G即将来临之际,第三方支付牢牢把握着移动终端支付的市场,除了人民自己能否保持自律,抵制“蜜糖“诱惑外,唯一能够充当“戈黛瓦夫人“的人,只有银联。

财富的权杖

血与蜜,货币背后的财富游戏

从国王、银行家、再到开辟第三方支付的科技巨头们,攫取人民财富的主角在变,但主题永远不变。没有人一开始就是“巫妖王”,但当权力的王冠带在头上,人性的弱点就会暴露无疑。

无论时代如何更迭,技术如何变化,围绕对财富渴望的攻守道会一直持续下去。政府从王权专制时代的掠夺者,到民主社会管理者,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从政府的角度看,一方面需要顾全经济大局,不论是企业还是人民,都是社会财富的创造者;另一方面,老百姓始终都是财富角逐中的弱势群体,作为人民的后盾,政府必须承担保卫人民财富的重任。

作为央行的“嫡长子”,银联错过了移动支付的第一波良机,在5G时代下半场,能否实现在移动支付领域的弯道超车,是个十分严峻的问题。

在绝对存量市场被支付宝、微信支付占领的情况下,率先建立银联自己的消费信用体系,并实现同央行的征信体系结合,在刚性条件下杀出一条血路,塑造银联权威,或许是银联为数不多的好牌。

此外,银联在2B、2G端的优势依然明显,发挥好与政府、国企、产业资本之间的结算关系,开展智慧城市、大数据平台的试点构建,也能够扩大银联的市场影响力。

而继续在终端市场与第三方支付平台纠缠拼杀,对银联来说,并不是理智的选择。

崭新的时代已经开启,未来谁会挥舞着财富的权杖呼风唤雨,我们不得而知,但历史往往喜欢反复播放相似的故事,一百多年前的名言,时至今日,依然令人振聋发聩:

一个伟大的工业国家被信用系统牢牢地控制着,这个信用系统高度地集中。这个国家的发展和我们所有的经济活动完全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我们已经陷于最糟糕的统治之下,一种世界上最完全、最彻底的控制。政府不再有自由的意见、不再拥有司法定罪仅、不再是那个多数选民选择的政府。而是在极少数拥有支配权的人的意见和强迫之下运作的政府。这个国家的很多工商业人士都畏惧着某种东西。他们知道这种看不见的权力是如此的有组织、如此的悄然无形、如此的无孔不入、如此的互锁在一起、如此的彻底和全面,以至于他们不敢公开谴责这种权力。——伍德罗·威尔逊,美国第28任总统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ptnangkhieu.com/mingren/4980.html
(本文来自娱乐战地小记者整合文章:http://www.ptnangkhieu.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银行 贵金属 汉朝 一起皮一下才开心 英国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ptnangkhieu.com ©2017 娱乐战地小记者

娱乐战地小记者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