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战地小记者
当前位置:首页 - 频道 >

富贵一场梦

2019-08-08来源:列表网

天上会掉馅饼吗?有个人还真的莫名其妙地得到了票子和美女,不过,这终究是一场真实的梦。

富贵一场梦

黄胜

1.晴天霹雳

刘宝娃原本是个农村娃,如今竟在古玩街上开了一家名叫藏宝阁的古玩店,成了小老板。

这天上午,他照例将近九点时来到店里。开门的时候,他见对面柳树下聚了一大堆人。那儿是古玩街上的小老板们喝茶、侃大山的地方。不过,平时上午是大伙忙生意的时候,很少有人过去,今天,这么早咋就聊上了,莫不是有什么重大新闻?

宝娃年轻好热闹,他店门没进就凑了过去,老远就问:“喂,各位老板,聊什么好事呢?”

正聊得热闹的几个小老板忽然都住了嘴,目光齐刷刷地落到宝娃脸上,那眼神怪怪的,像是幸灾乐祸,又像是嘲笑。

宝娃被看得有些发毛,问:“你们怎么这么看我啊?出啥事了?”

紫云轩的宋大头站起来,说:“宝娃,你今天怎么还来啊?你没去……”

宝娃奇怪地问:“去哪儿?”

宋大头一副神秘的样子,说:“难道……这么大的事,你到现在还不知道?”

宝娃更是一头雾水:“大哥呀,到底是什么事?”

宋大头压低声音:“刘云峰刘副市长,昨晚上跳楼自杀了。”

宝娃大惊,不相信地问:“你开什么玩笑?”

宋大头说,现在满城都传遍了,昨天下午刘云峰被双规,晚上就跳了楼。

宝娃顿时后脊梁发凉,双膝发软,他强撑着身子,颤声问:“他为什么要自杀啊?”

“畏罪自杀呗。”宋大头见宝娃失魂落魄的样子,就拍拍他的肩膀,同情地说,“宝娃你没事吧?虽然你叫他二叔,但他毕竟不是你的亲叔叔,你也别太难过了。其实,他死了一了百了,说不定家财什么的能够保住,对他家里人来说,也许是件好事……”

宝娃脑子里乱哄哄的,宋大头说了什么,他一句都没听进去。对他来说,不亚于一场大地震,让他感到末日来临,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二叔死了,好日子到头了,以后我该怎么办呢?

正当他惶惶然不知如何是好时,宋大头拍拍他肩膀,说:“宝娃,你别傻站着了,赶快去你二叔家看看,帮着料理一下后事吧。”

一句话提醒了宝娃。对呀,二叔家只剩下二婶和堂妹两个女人,此时肯定需要人跑腿帮忙。

走到半路,宝娃的大脑渐渐冷静下来,竟隐隐觉着二叔的突然去世,对自己来说也未必全是坏事。于是,他让出租车停下,下了车站在路边前前后后想了半天,心里终于打定了一个主意。

宝娃就近去了一家银行,新办了一张银行卡,并往里面转入了十万块钱,这才往二叔家走去。

二叔家里冷清清的,除了二婶和堂妹,并无他人。二婶双目红肿,呆坐在沙发上,见到宝娃,像往常一样,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堂妹嘉琪告诉宝娃,说纪委的人刚离开,他们在家里翻了半天,带走了爸爸不少东西。

宝娃问她:“嘉琪,二叔到底出了什么事?”

嘉琪愤愤地说:“他们说我爸索贿受贿,简直是血口喷人,我爸清清白白,他一定是被冤枉的!”

二婶打断她,说:“别说了,要是清白,还用得着自杀吗?哼,我早就知道,他一定会有今天的。”

宝娃知道二叔在外面有女人,而且不止一个。二婶和二叔虽没离婚,但好多年前已经分居。

嘉琪听妈妈如此说,根本不信道:“你说我爸贪污受贿,那你说他贪污受贿的钱在哪儿?花哪儿去了?你看咱们家,像是有钱人家的样子吗?连我出国留学他都拿不出钱来。”

二婶冷着脸说:“没证据人家能抓他?他的钱都花在野……”

宝娃心里明白,二婶肯定是要说二叔把钱花在了野女人身上。他察言观色,听出两人好像并不了解二叔真实的经济状况。他想二叔跟二婶不和,应该不会把他和自己的事告诉二婶,而嘉琪到现在仍认为爸爸是冤枉的,可见她也不知道。所以,除了二叔跟自己,那件事应该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想到这里,宝娃松了一口气,就试探地问二婶:“二婶,我叔走得这么突然,他没给你们留下什么话?”

二婶摇头,但又突然说刚才纪委的人送来一张纸条,上面有几句话,是他留给嘉琪的。对了,他还提到了你。

宝娃听了心里一紧:忙问嘉琪:“你爸是怎么写的?”

嘉琪从桌面上拿起一张纸条,递给宝娃。宝娃接过一看,只见纸条上字迹潦草地写着:嘉琪,爸爸对不起你,不能再照顾你了,以后遇到什么困难,可以去找你宝娃哥,他会帮你的。

宝娃悬着的心放下了,从纸条内容来看,二叔显然是想把那件事告诉女儿,但又不敢明说,只能写得很隐晦。不过,单凭这么几句话,嘉琪再聪明,也猜不透里面蕴含的意思啊。

嘉琪看了一眼宝娃,狐疑地问:“宝哥,我爸让我有困难找你,你跟我们只是远亲,他为什么让我找你呀?”

宝娃见嘉琪好像起了疑心,斟酌了一下,说:“因为我欠着二叔一份情,应该报答他。”

嘉琪问:“欠什么情?”

宝娃说:“二叔一直挺照顾我的,我开古玩店,二叔虽然没有明着帮我,但他当市长,影响大,我能有今天,无形中还是沾了他不少光。再说了,你是我的堂妹,我也应该照顾你的。”

二婶冷冷地说:“他是多此一举,嘉琪还有我这个妈呢!用不着你来照顾。”

宝娃听了,大感尴尬,他知道二婶一直瞧不起自己这个来自乡下的穷亲戚。他心里一冲动,掏出一张银行卡,说:“二婶,我不知道二叔留给你们多少钱,你们也可能不缺钱,但我当侄子的,一定要尽自己的微薄之力。”说着,他把卡放到茶几上,“这里面有十万块钱,你们用来办理二叔的后事吧。”

二婶和嘉琪见他出手如此阔绰,既意外,又吃惊。

嘉琪说:“哥,怪不得我爸让你帮我,原来你这么有钱啊。”

宝娃说:“我那小店虽然不起眼,赚的也不算多,但日用花销足够了。”

2.休想独吞

二叔下葬这天,一直下着小雨。

天气不好,加上二叔死得不光彩,来参加葬礼的人很少。简单的仪式结束后,曾经叱咤风云的二叔就从人世间彻底消失了。

一转眼,又过去了半个多月。

这天下午,刘宝娃正趴在电脑上玩游戏,店门一开,走进来一个女子。宝娃只看了一眼,眼珠子就转不动了:只见那女子,二十上下,穿一件白色连衣裙,肤若凝脂,明眸皓齿,看起来清丽脱俗。宝娃精神大振,殷勤地起身招呼:“欢迎光临,小姐,想要点什么?”

美女冲他嫣然一笑:“你,就是刘云峰的侄子刘宝娃吧?”

宝娃一怔:“你是……”

美女微微一笑,亲昵地说:“我叫陈敏,宝娃,云峰应该跟你提起过我吧?”

她笑得妩媚,叫得亲热,宝娃骨头差点酥了,他努力回忆了一下,说:“不好意思,我二叔好像没有提起过你。请问你是?”

美女一脸娇羞地说:“认真论起来,你应该叫我伯母。不过云峰已经不在了,你叫什么就无所谓了,你可以叫我敏敏。”

“伯母?”宝娃吃了一惊:难道她是二叔的情人?她突然来找我,难道……知道了什么事情?这么一想,宝娃顿时警惕起来:“小姐,你说的话我听不太懂,你和我二叔到底是什么关系?”

美女从包里取出一张照片,放到桌面上:“我就不绕弯子了,直说吧,我是你二叔的……说是情人也行,小三也中,反正我是他的女人,你看看照片就明白了。”

照片是二叔和这美女的合影。美女亲密地依偎在二叔怀里,两人的关系不言自明。

宝娃心中不由涌起一丝嫉妒,以前只知道二叔外面有女人,却没想到这么年轻、漂亮。他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陈敏秋波流转,亲热地说:“宝娃,云峰曾对我说过,他有些东西存在你这里,我是来取这些东西的。”

果然来者不善,宝娃心念急转:二叔有没有把那事告诉这个女人?他决定试探一下对方,就说:“我二叔的确放了东西在我这儿。”说着,他走到货架前,伸手取下一只花瓶,“这就是二叔让我代卖的,明青花。”

陈敏立刻眼放光芒,惊喜地问:“这是明青花吗?”

宝娃心中一乐,已判断出对方并不完全知道内情,他把花瓶放到桌子上,说:“对外的确宣称明青花,不过,我请专家鉴定过,这是赝品。你既然跟我二叔是这层关系,那也不是外人,所以我也不瞒你。如果你想要的话就带走,不要的话就继续放这儿。”

陈敏听说是假的,失望地问:“还有别的吗?”

宝娃一摊手:“没了,二叔就在我这儿放了这件东西。”

“不可能!”陈敏叫起来,眼睛紧紧盯着宝娃,压低声音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刘云峰的钱都是放在你这儿的,你不是想独吞吧?”

宝娃大叫冤枉:“你这是听谁说的?我二叔有老婆有孩子,我和他又不是什么直系亲属,他怎么可能把钱给我?”继而他转守为攻说,“我听我二婶说,我二叔的钱都花在野女人身上了,你是我二叔的情人,他的钱应该都给了你才对呀。”

陈敏没想到他会反咬一口,生气道:“你就别演了。我听说专案组搜遍了他的家,并没有找到多少财产,他的钱肯定转移在外面。”

“那你凭啥认为是在我这儿?”

陈敏得意地一笑:“我听人说,你出了十万块钱给你二叔办后事,这么大方,里面肯定有原因。所以,我猜他的钱肯定是放在你这儿的,对不对?”

宝娃后悔了,早知道这样,当时就不该拿钱出来,只怪当时太冲动了。他避开陈敏的目光,说:“不过是十万块而已,我随便卖一个花瓶也不止这个数。”

“你就别嘴硬了。”陈敏改变战略,把香喷喷的身子凑近宝娃,媚眼如丝道,“宝娃,我也不多要,咱俩二一添作五怎么样?”

宝娃血气方刚,看着对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脑子顿时就有些晕眩。他“咕嘟”咽了口唾沫,说:“没有,我这儿真的没有二叔的钱。”

陈敏见他高低不承认,只得说:“你不承认没关系,但我一定会查清楚的。”

说完,甩门而去。

3.往事美妙

陈敏猜得没错,二叔的确有笔钱放在刘宝娃这儿。

六年前,宝娃还在家乡务农,那年清明,多年没回老家的二叔突然回了一趟老家,他上完坟后,就去了宝娃家里,单独找宝娃谈话。

那时候,宝娃心里对这个在外面当大官的远房二叔很有意见,因为他初中毕业后,曾去找二叔,希望能谋个好前程。没想到,二叔只是让他去一家公司当保安,而且还严厉叮嘱他,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不许向别人透露他们之间的关系。

宝娃看了整整两年大门,他嘴严,牢记二叔的嘱咐,没告诉任何人他是刘云峰的侄子。宝娃熬了两年,见二叔不搭理自己,实在看不到什么前途,就带着对二叔的满腹怨气,辞职回了老家。

没想到,二叔这次回来,却给他带来了做梦都想不到的好事。

二叔提出:由他出资,让宝娃去自己任职的那座城市开店做生意。宝娃喜出望外,他向二叔保证一定好好干,争取干出一番事业来。

二叔让宝娃开的是一家古玩店。

宝娃虽然没什么见识,但也知道古玩这一行的水很深,赝品、假货、骗子也多,这生意不是一般人能干的,需要相当的专业知识才行,因为那些古董动辄几万几十万元,一旦看走眼就可能赔得血本无归。他提出让二叔换种生意,说:“二叔,我不懂古董啊。风险太大了,我要是被人骗了怎么办?”

二叔却说:“你只要不去做真古董的生意,那就没事。你进的货都是假古董,所以本钱很小,基本上没有任何风险。”

宝娃一怔:“你让我卖假古董,那……能赚钱吗?”

二叔神秘地一笑,道:“你这店不需要赚钱。”

宝娃不解:“不赚钱?那开店做什么?”

二叔沉吟良久,没有回答,却问:“宝娃,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找别人,来找你吗?”

宝娃摇头。

二叔说:“第一,你是我的侄子,咱俩是亲戚。第二,你嘴严,你当了两年小保安,都没向任何人透露跟我的关系。所以,我信得过你才来找你。”

宝娃惊喜地说:“二叔,原来那两年你是在考验我啊?”

二叔说:“因为这件事必须交给我完全信得过的人去做才行。这件事同样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你的父母,将来还有你的老婆、孩子,都不能告诉。你能做到吗?”

宝娃点头表示坚决做到。二叔这才说:“是这样的,我手里有笔闲钱,打算存银行或者买套房子,但无论存银行还是买房子,存折和房产证上都不能是我的名字,你明白吗?”

宝娃点头,心里已猜到了几分:二叔这笔钱肯定有问题,不是贪污的就是受贿的,所以他打算用自己的名字去存钱和买房,以掩人耳目。

但他还是不解地说:“二叔,你用我的身份就行了,为什么还要开店呢?而且还是古玩店?”

二叔解释说,开店是以防万一,将来若是有人怀疑到你,问你哪里来的钱,有了这家古玩店,你就可以说是做生意赚的。别的生意赚不赚钱别人可以算出来,而古玩这一行就没底,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一行暴利,一个十几块钱收的破坛子,一转手,有可能卖上几万、几十万,所以开古玩店,随便你说赚了多少钱,别人都会相信的。

听二叔这么一解释,宝娃恍然大悟,心中暗赞二叔精明,他想了一下,问如果开店不赚钱,我靠什么生活啊。

二叔叫他放心,房租、本钱都由二叔出,并会给他发工资,管吃管住,每月五千。对了,虽说这个店不需要他赚钱,但开门就会有生意,赚多赚少,都是他的。但二叔让宝娃记住,有风险的生意,千万别做,到时候赔了钱,他可不负责。

宝娃在心里合计了一下,一个月五千块,还当老板,自由自在,这活儿划算。于是,宝娃摇身一变,从一个农民,变成了古玩店的“老板”。后来,二叔还用宝娃的身份证办了一张银行卡交给他,里面存了五十万,让他揣在兜里以备不时之需,将来一旦有人查宝娃,他就可以拿出来应付一下。你想,一个生意兴旺的古玩店老板,手上怎么可能没有钱呢?二叔虽然把银行卡密码告诉给宝娃,但上面的钱却不许宝娃动。

所以,现在二叔意外去世,落在宝娃手里的,除了古玩店,还有这五十万。

当宝娃听到二叔的死讯,难过之后,马上就想到了这五十万。是交给二婶,还是据为己有?

最终,宝娃还是生出贪心,他打定主意,如果没人知道这件事,那这笔钱就算是老天赏给自己的。他之所以去二叔家之前另办了一张银行卡,并将那五十万中的十万转进去,是他做的第二手准备,一旦二婶知道这张卡的事,那自己就一口咬定卡里只有十万块。

幸运的是,在二叔家里,他断定二婶和堂妹并不知道这笔钱的事。

不过,宝娃毕竟心中有愧,为求心安,他慷慨地拿出十万给二叔办丧事。剩下那四十万,宝娃都盘算好了:二叔一死,古玩店肯定得关门,那自己就带着这笔钱回老家,盖房子娶媳妇,舒舒服服过日子。

4.到手横财

虽说应付走了陈敏,但宝娃的心还是放不下来。他预感到,陈敏不会就此罢休。

果然,过了不到一周,陈敏又来了。一进门,她从包里掏出一张纸,“啪”地拍在了桌面上。

宝娃拿起来一看,是一张复印的房产清单,一共六套房子,房主姓名一栏里,无一例外是“刘宝娃”三个字。

宝娃瞠目结舌,他知道二叔会用自己的身份存钱和买房子,却没想到居然买了这么多。

见他不说话,陈敏得意地说:“这六套房子,价值近千万,你总不能说这都是你自己花钱买的吧?”

宝娃一边在脑子里想对策,一边说:“当然是我买的,有什么问题吗?”

陈敏冷笑着道:“我问你,你就开了这么个小店,买房的钱都是从哪里来的?”

“我挣的呀,你别看我这店小,但利润高啊。你应该听说过,古玩这一行,可是暴利行业,我十几块钱收进来的东西,转手就可以卖几万、十几万的。不信,你可以到左邻右舍打听打听,问问我的生意怎么样。”

他这么说当然是心里有数,从开店的那天起,老谋深算的二叔就未雨绸缪,隔三差五会安排人到店里买东西,造成生意兴隆的假象。

陈敏根本不信:“你少蒙我,我心里清楚得很,这些房子都是刘云峰以你的名义买的,连你这个古玩店也是他出钱给你开的吧?”

宝娃暗自惊心,兀自嘴硬道:“你还真会编,学编剧的吧?他为什么要用我的名义啊?又为什么出钱给我开店?”

“因为他怕将来有人查他,所以不敢以自己的名义买房。至于开店,也只是一个幌子,一旦有人查买房子的钱是从哪里来的,你就可以说是自己做生意赚的。

宝娃从心里不得不佩服对方,居然猜得一点不错,他问:“你这么说,有证据吗?”

陈敏略一迟疑,道:“这还要证据吗?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傻子也会想到这些房子有问题。”

宝娃见她没有证据,松了口气,说:“你就是说破天,没有证据也不行,这房子就是我买的。”

陈敏冷笑着威胁说:“我要是去专案组举报,说这是刘云峰受贿所得呢?”

宝娃一怔,二叔虽然自杀了,但专案组没有撤销,一旦被他们知道了这几套房子,结局肯定是没收。这时候,他突然想起二叔的那几句遗言,他让女儿有困难来找自己,用意肯定不是在那区区五十万上,而是在这些房产上。刹那间,宝娃也明白二叔为什么要自杀了:如果这六套房子被查出来,不但房子保不住,他即便不死也得把牢底坐穿;而死了,则就可能一了百了,房子还会有机会保住。

这可是二叔用性命换来的财产啊,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专案组知道,可是,面前这个陈敏该怎么应付呢?

宝娃一边想主意,嘴里一边硬撑着:“你要是有证据,那就去举报吧。”

陈敏冲他飞个媚眼,说:“宝娃,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肯定不会去举报的,你好我好大家好。何必最后都落个两手空空呢?”

宝娃沉吟半晌,问:“你什么条件?”

陈敏说:“我要其中的四套房子,包括那套别墅。”

宝娃没想到她胃口这么大,不由气道:“你一套都别想,这些房子是我二叔留给他女儿的,我要全部交给我堂妹。”

陈敏顿时瞪大眼,问:“你要把房子交给你堂妹?你这话是真是假?没发烧吧?”

“当然,这本来就是她的呀。”

陈敏看他不像是说谎,不由又是叹气又是摇头:“宝娃啊宝娃,本来我还以为你挺聪明的,没想到你是真傻啊。”

“我怎么傻了?”

“这房子登记在你的名下,你二叔又死了,只要我不去举报,那你就名正言顺的是这些房子的主人,受法律保护。到手的横财,难道你还想往外推啊?”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宝娃心说,对啊,房子是以我的名字登记的,如果没人知道是二叔买的,那这房子就是我的呀。

想到自己居然成了拥有六套房产、身家过千万的富翁,宝娃又是兴奋,又是惶恐。

5.狼狈为奸

陈敏察言观色,见宝娃神色变了又变,知道他已经动心,就问:“现在,你还打算把房子给你堂妹吗?”

宝娃不说话。

陈敏朝他的脸望望,道:“就是,到手的钱傻瓜才不要呢。这一千多万几乎没有风险就能拿到,傻瓜才不拿呢。我跟你说,两套房子归你,起码能卖三百万,你下半辈子躺着花都够了。”

宝娃“哼”了一声,起身逐客,“你走吧,想举报随你便,别在这耽误时间了。你说得对,房产登记在我的名下,受法律保护,我只要一口咬定房子是我自己买的,谁也拿我没办法。”

陈敏见他态度强硬,也不敢翻脸,声音一软,道:“宝娃,别生气嘛,这样吧,见面分一半,我退一步,咱俩一人一半总行了吧?”

宝娃躲开她的目光,尽管心中不舍,但实在是害怕对方去举报,拿到一半也有五六百万,总比鸡飞蛋打好得多,再说了,这么多房子要想出手,自己也需要个帮手。想到这里,情不自禁点了点头。

陈敏大喜,生怕宝娃反悔,说那咱们一言为定,卖房子的事就交给她了。

宝娃却说:“房子虽然在我的名下,可是我没有房产证,这房子能卖掉吗?”

陈敏倒没想到这一点,问宝娃:“你想想,你二叔会把房产证放在哪儿?”

宝娃想了半天,摇头说想不出来。

陈敏想了想,说:“那就赶快去补办一套房产证,房子在你的名下,应该没问题的。”

陈敏在房管局有朋友,她是通过朋友查出宝娃名下有六套房子的。当下,她就给朋友打电话,说要补办房产证。朋友说可以,手续也不复杂,但需要登报声明原房产证作废,从申请到补办出证件,最少需要半年时间。

宝娃和陈敏都有些沮丧,没想到还要等半年,夜长梦多,中间万一出差错,那就前功尽弃了。但除此之外,也无其他办法。陈敏说:“我负责去补办房产证,只要咱们最后能成功,别说半年了,等一年我都不怕,不过……”说到这里,她突然不说了。

宝娃狐疑地问:“不过什么?”

陈敏说:“不过我不放心你。说好了五五分账,可要是等房产证补办好到了你手里,你要是变卦了不给我怎么办?”

宝娃说:“你要不相信我,那咱们就签个协议。”

“哼,咱们这事本来就违法,签协议有什么用?又不受法律保护,”她眼珠一转,“要想保障我的利益,除非你跟我登记结婚,我才能放心跟你合作。”

宝娃一呆:“结婚?”

“咱俩签好婚前协议,将来如果离婚那财产就一人一半。这就受法律保护了,等房子卖掉,咱俩就去离婚,我就合法分你一半财产,你不给都不行。”

宝娃瞪大眼,觉得对方这想法虽属奇思妙想,但的确比签协议有效,他看着陈敏娇艳的面孔,心中一动,调笑道:“你就不怕将来我赖上你,不同意跟你离婚,到时候我人财两得,你可就得跟我过一辈子了。”

陈敏挑衅地斜睨着他:“过一辈子就过一辈子,我还说是我人财两得呢,谁怕谁啊?”

宝娃听了心痒难搔,心想如果一辈子有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相伴,也是一大幸事。何况,两个人成了一家,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于自己来说,可谓财色双收。

宝娃越想越兴奋,马上说:“登记就登记,以后咱俩就算是两口子了,这就叫……”他脱口而出,“狼狈为奸。”

“呸!这叫精诚合作。”

第二天,两人就去民政局办了登记手续。

登记后,一方既非什么正人君子,另一方也不是什么贞妇烈女,一个有情,一个有意,一拍即合,没几天,就假戏真做,做了夫妻。

宝娃尝到甜头,对陈敏是死心塌地,言听计从。

随后,两人就去房产局申请补办房产证,有陈敏的那个朋友帮忙,一切顺利,在一张发行量不大的报纸上刊登了房产证遗失作废声明后,只等六个月的公示期结束,便可以领到房产证卖房了。

这之后,宝娃每天仍到“藏宝阁”打理生意。左邻右舍今儿听说他卖出一个元朝的花瓶,明儿又听说他出手了一件慈禧的夜壶,生意那叫一个兴隆。

更让人眼红的是,一个名叫陈敏的美女时不时地以老板娘的姿态到他店里视察,可谓是情场商场两得意。

一天晚上,陈敏来找宝娃,告诉他查办刘云峰的那个专案组已经撤了。宝娃听了,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当晚,因与陈敏庆祝了一番,第二天宝娃起得有点晚,等他来到古玩店时,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领着一个小男孩站在店门外,那女人见到宝娃,立马招呼:“你就是刘宝娃吧?”

宝娃听她说话略带外地口音,边开门边问:“你是在等我吗?”顺便瞟了那孩子一眼。

只一眼,他心里就“咯噔”一下,这孩子六七岁的样子,塌鼻、小眼、厚唇,看起来是那么的眼熟,尤其是一对小眼睛,跟二叔的眼睛一模一样,不用介绍,他也知道这孩子跟二叔的关系了。

6.黄粱一梦

果然,女人对孩子说:“天天,快叫哥哥。”

那孩子认生,立刻躲到了少妇的身后,偷偷打量宝娃。

宝娃将母子二人让进店里,心里已经明白,这女人八成也是二叔的一个情人,而且还有了孩子,她来找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呢?他一边寻思对策,一边明知故问:“大姐,你是……”

女人却说:“你不能叫我大姐,天天的爸爸是你二叔。”

宝娃说:“我不知道二叔还有个儿子。他从没说起过。”

女人脸上露出苦笑:“没人知道我们的关系,但天天的爸爸的确是你二叔。”

宝娃说听你的口音,不像是本地人啊。

女人说他们住在登州,这次是特意过来找他的。

见宝娃不说话,女人接着说:“云峰放了个文件袋在我那儿,平时不准我动,说万一他出了事才让我打开。他出事后,我打开看了看。”

宝娃心里一激灵,立刻有了预感,忙问:“里面有什么?”

“里面有一封信和几本房产证,他在信里说这些房子都是他用你的身份买的,如果他发生意外,就让我来找你。”她转头看了门外一眼,从包里取出一个文件袋,里面果然是一本房产证和一套钥匙。她把这两样东西交给宝娃,说:“宝娃,你将它卖掉吧。云峰交代过,卖房的钱你可以留下十万,剩下的钱一分为二,一半给天天,另一半给他的女儿。”

宝娃脑子里一凉:原来二叔对后事早有安排,留下的巨额财产分给两个孩子,而自己只能拿点辛苦费。他虽然心有不甘,但又一想,这本来就是二叔的财产,于情于理,自己也不能据为己有。不过,怎么只有一本房产证呢?就试探地问:“其他几套房子呢?”

对方淡淡地说先卖掉这套再说吧,其他的暂时留下来保值。

宝娃听出来了,对方并不信任自己,但觉得也不好再说什么,便收了房产证和钥匙,说我这就去中介卖房子,卖掉以后我就把钱打给你。

妇女留下电话后就离开了。

宝娃赶紧给陈敏打电话,陈敏一听就急了,说不行,卖房的钱绝对不能给她,给了她,咱们怎么办?

宝娃说不是也给咱十万吗?

陈敏哼了一声:“十万?一套十万,六套才六十万,也就是一千多万的零头。”

宝娃说不给恐怕不行,我二叔留下一封信,写明这些房子都是他用我的身份买的,要是不给她,她闹起来怎么办?

宝娃说:“敏敏,我看六十万也不少了,不是咱的东西,咱还是不要了,行不行?”

陈敏断然说:“不行!哼,为了六十万我还用得着跟你结婚?到嘴的肉,绝对不能再吐出来。”

“那怎么办?信在她手里,还有五套房产证也在她手里呢。”

“你把她的联系电话给我,其余你就别管了,我去找她。宝娃,只要你一切听我的,这钱就是我的……不,我们的。”

第二天,陈敏就去了登州。

三天后,她凯旋而归,带回了五本房产证和五套钥匙,并告诉宝娃,对方已经表态放弃这些房产了。

宝娃又惊又喜,好奇地问她用了什么办法?

陈敏说很简单,我去了后先花了点时间查了一下她的资料,发现在她名下有两套房产,而她只不过是个酒店服务员,于是我就找到她,第一句话就说你想不想保住你自己的两套房子。然后,她就自愿放弃了你名下的这六套房子。

宝娃不相信地问:“就这么简单?”

陈敏说宝娃真是笨,她那两套房子肯定也是他二叔掏钱买的,咱们要是跟她闹翻,那她就会暴露是贪官情妇的身份,那样不但得不到咱们手里的,连她自己名下的两套房产也会被没收。她一个单身母亲,下半辈子怎么过啊?所以她考虑一番后,最终觉着只要能保住自己现有的财产,和儿子安安静静地生活就行了,不愿再节外生枝了。

宝娃松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么顺利就搞定了:“幸亏她还不算贪心。”

陈敏冷冷一笑:“算她聪明。她要是不答应,我还有逼她答应的办法,实在不行,我甚至会让她永远消失。”

宝娃一吓:“永远消失?”

陈敏眼里突然露出凶光:“对,为了一千万,我会不择手段的。”

不知怎的,宝娃感到后背一凉,强笑道:“你……你不会让我也永远消失吧?我一消失,这些房产就都是你的了。”

陈敏展颜一笑,亲了宝娃一口:“你要是不听我的话,那可说不准。所以,你以后还得乖乖听我的话。”

有了房产证,房主刘宝娃可以名正言顺地卖房了。他把六套房子分别委托给六家中介出售。很快,就有买家看上了其中一套房子,但就在去房管局过户的时候,工作人员在电脑上输入房产证编号后,说此证无效,不能过户。

宝娃一惊:“不可能啊,难道是假证?”

对方查了一下,说你两个月前申请了补证,并在报纸上刊登了遗失作废声明。所以原房产证已经作废了,得再等四个月,等新证下来你们才能办理买卖过户手续。

宝娃和陈敏面面相觑。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补办房产证了。但后悔也晚了,要卖房子,只能再等四个月。

不过,他们没机会了。半个月后,两名警察陪同两名纪委的工作人员来到“藏宝阁”,向宝娃交代完政策后,让他如实交代他名下六套房产的来源。宝娃心存侥幸,坚持说是自己所购。但对方接着就拿出刘云峰留给天天母亲的那封信。

宝娃情知富贵梦破,沮丧地问:“你们是怎么拿到这封信的?你们……找到她了?”

对方笑笑,说你以为我们专案组的人是白吃饭的啊?其实,早在办案之初你就进入我们的视线了,但刘云峰一死,我们手里没有直接证据,所以暂时不想惊动你。不过,我们相信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道理,即便不去找你们,你们也会粉墨登场,自动跳出来表演的。

宝娃突然问道:“你们是不是一直在监视我?”

“对呀,我们一开始并不知道刘云峰在登州有情妇,通过你,我们才发现了这一线索……行了,跟我们走吧,陈敏还在我们那儿等你呢。”

一听要把自己带走,宝娃知道,现在不但是富贵梦破,自己怕是脱不了身了,顿时双腿发软,站都站不住了。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ptnangkhieu.com/pindao/4962.html
(本文来自娱乐战地小记者整合文章:http://www.ptnangkhieu.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文物 文玩 刘云峰 美女 黄胜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ptnangkhieu.com ©2017 娱乐战地小记者

娱乐战地小记者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